荼伍

励志当一个文手的段子手

不二臣

*邦信
*短篇一发撸完。爽歪歪。
*短小

“卿刚才有听朕说了什么吗。”

高高在上的君王俯视着他,韩信有片刻失神,实话说,他什么都没听见,没怎么犹豫抱拳跪俯在人紫色衣袍边。

“臣知罪。”

“卿知罪?那卿说说错在何处。”

沉默。

韩信觉得自己说错也不是,没错也不是,低着头抱着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硬着头皮跪在那儿。

没来由的,刘邦反而没生气,轻笑了声,自顾自地开了口。

“若是朕把这天下给卿,卿可否能对朕以身相许?”

高傲的君王挑起韩信的下巴,韩信看向他的眼神了然了,无论如何,他是逃不走的。

韩信仍不语。

那君王站起了身,抓住韩信的手臂直往榻上带,略暗的灯火照着闭起的帘纱。

一夜之后。

“这天下朕不要了,要的是卿。”

end.

一块小甜饼

*现代学生策x教官守约

*送给即将军训的你们和我

太阳烈得很,学校发放的一套军装也闷得很,腿重的像还有一个人抱着自己腿不让走。

一堆人跑在似乎没有尽头的塑胶跑道上,操场很压抑,只有军靴散乱的跑步声和喘气的声音。

“好了,停下!”百里守约穿着笔挺军装注视着面前的学生们,个个红光满面挺精神,今天是第一次给他们军训,当然,自己也是第一次当教官,跑了十五公里竟没有一个中暑或者喊累的,百里守约挺欣慰,原先觉得要让学生们觉得自己很严厉的脸没板住,嘴角勾起了一点儿弧度,这可让百里玄策看着了,百里玄策就觉得,十五公里算什么,他还能跑个一百公里不止!

百里守约恢复了面瘫,决定让他们放松会儿,“三分钟休息时间,休息完准备俯卧撑。”

三分钟,一百八十秒的事,一会儿就没了,但这俯卧撑似乎不是学生们想象中的那样,教官说的是一名男生躺下,而另一名男生撑在那个男生身上做俯卧撑,做满一百个换位置,而女生就很差别待遇了,不仅不用男生那样,做不好的话就撑着不动,不舒服的话去树荫底下乘凉,女生们看这教官长得又帅,和自己身旁的人窃窃的夸,不时瞟百里守约几眼,笑嘻嘻的满空气都是青春期的躁动。男生的俯卧撑自然是要两人一组,很不巧,男生人数并不是双数,虽然百里玄策跟其他人混的都挺熟,但是以我去试探试探那个教官为理由,装着可怜兮兮的跑去找百里守约,“报告,教官,并没有人和我一组做俯卧撑。”百里守约没多想,早听说会有这种情况,便直接说“我跟你一组。”百里玄策霎时就笑开了,比向日葵笑的还灿烂。

随便找了个位置在别的组旁边,百里守约躺下了,百里玄策装作惊讶地问“教官你不做吗?”自然得来了百里守约的反辩“那你做什么俯卧撑?”百里玄策觉得自己可能是锦鲤上了身,开心的不得了,也就没提之前教官说的换着做俯卧撑。

百里玄策一下撑起一下落,细细的手臂显得特别体弱,“一不小心”,吻上了百里守约的嘴,挺软的,百里玄策这样想,松开的时候说“对不起啊教官!我不是故意的!都怪我!”百里守约没搭话,脸有点红。

后来?

后来百里玄策升了高年级,不需要军训了,乐乐呵呵的在树荫下坐着看学弟学妹们这些小花朵被摧残,有次百里守约就在百里玄策树荫前带着学生军训,学生们各个东倒西歪,也不好好听教官的话,百里守约再好脾气也会发火,吼道“你们在想什么!”

百里玄策就晃悠着走到百里守约“报告!教官!我在想你!”

据当时军训的学生回忆,当时教官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害羞的,脸连带着脖子根儿和耳朵,红的不得了。

心悦你(贰)

*主策约 副花木兰x兰陵王
*你们要的车
———————
雪是越下越大的,今天的长城,注定不是和平的。

百里守约一直觉得,不会有人这么大胆子跑来这儿捣乱,但是百里玄策敢。

“哥!”是百里玄策的声音,他已经攀上了长城,看着了少年的脸以及无时无刻都不会让人无法注意的火红头发,百里守约有点惊慌,往后退了几步,险些被石砖不平的缝隙拌了一跤。以前明明是觉得这声音很亲切的,而现在呢,只是想逃避而已,百里守约低下了头,不知该以什么表情面对对自己抱有爱慕之情的弟弟。

“哥,我来找你了啊,为什么不看我,是讨厌我吗!?”少年的脚步越逼越近,声音逐渐拔高,百里守约只有后退,后退,心里反驳着,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是我的弟弟啊,怎么会讨厌你呢。为什么要逃避呢,他只是个还不够懂事的小孩子而已,那只是个恶作剧,百里守约停下了,抬起头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一些的玄策。“你终于看向我了,哥哥,我就说嘛,你怎么会讨厌我呢,我可是你的弟弟啊。”

是弟弟啊,百里守约突然笑了,笑的特别温柔,看得百里玄策有些愣神“没错啊,是弟弟啊,哥哥怎么会讨厌你呢,喜欢也只是兄弟间的喜欢,对吧?”百里玄策烦躁的很,这笑容他可一点儿都不喜欢,因为百里玄策总觉得这个笑容是不属于自己的,是属于曾经的那个蠢的要命的百里玄策的。“闭嘴!哥哥不明白吗,玄策对哥哥的喜欢是要做男女之事的喜欢啊!”百里守约觉得这句子在自己的心上凿了个巨大的洞,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段感情,泄了气般,一直挺立着的狼耳朵也垂了下来,苍白地说:“我们都是男人,将来要成婚生……”

“够了!我说了让你闭嘴!你还想着要成婚!?我是不会把哥哥让给别人的!”暴怒之下的百里玄策甚至想给这个愚蠢又迟钝的哥哥一顿揍,心想这事还能怎么办,只能霸王硬上弓了,直接把人按在城墙的马面上,百里守约吃疼嘶了口气,“玄策,别闹了。”没有得到回应。

百里玄策用手捂住了百里守约的眼睛,膝盖顶在人双腿中间摩擦,同时也吻上了百里守约的唇,啃咬着人的唇,舌头伸进人口腔里搅弄着,贪婪地吸取着自家哥哥的气息,边抚着百里守约敏感的狼耳,更要命的是还边揉着人狼耳上的血管,引得身下人一阵战栗,口腔中弥漫着腥甜的血腥气,百里守约想说什么也被这给堵住了,狼狈地用鼻子呼吸着,百里守约闭上了眼睛,不去看这人。

被自己的弟弟这样吻着,怎么想怎么荒唐吧,而且这种东西玄策是从哪里学来的!

百里守约颤抖着双腿,有些站不住,胯下被百里玄策更加恶意的摩擦,他已有些半挺立,百里守约简直想一头栽进护城河了结自己。

“守约!!!!!!!”又是花木兰,百里玄策有些不满地松开,百里守约给吓软了,转过身看着城门前的花木兰,见花木兰驾着马车,想必是来了位客人,百里守约赶紧去开城门,百里玄策看着百里守约跑动时晃动的尾巴,若有所思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心悦你(壹)

*玄策x守约
*玄策单恋着迟钝的可爱的哥哥
*有点甜

准备好了吗?

开始咯!

————————————

        长城的雪很冷。

        百里守约站在长城瞭望台上看着无边际的远方,身上穿的仍是那件衣裳,雪落在百里守约的肩上,以及头顶,他一直站着着,如果不是人呵出的热气,以及冻得有些红的双颊以及鼻尖,简直会让人怀疑这人是不是被长城彻骨寒冷的雪给冻死了。

        百里玄策说:“哥,我喜欢你。”

        说完之后便趁着百里守约有些无防备,在自己哥哥的嘴上,狠狠地,吧唧了口,然后溜了。

        百里守约回想起那天自家弟弟对自己的表白,当时他竟找不到在百里玄策脸上任何恶作剧的表情,虽然过去了些日子,但百里守约仍觉得有些荒唐,和,不敢相信,因为,他们是兄弟啊,虽然曾经百里守约在一个小酒馆里听人说过这盛唐中有好些人好男色,但他仍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男人喜欢,因为百里守约觉得好男色的绝对是喜欢比女子还要阴柔好看的人。

         这人是他最亲的弟弟,况且百里守约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像女人的地方值得一个男人喜欢 。

       百里守约望着飘着鹅毛雪的苍白天际,眼神有些茫然,已有些雪飘进了百里守约的衣领下的地方,冷的他一个激灵,抖了抖耳朵。

        “哈!啾——!”

        一声喷嚏。

        当然不会是百里守约打的,是花木兰。

        她倒是无所谓地抹了抹鼻尖“哎呀守约姐找你好久啦!大伙儿等着你开饭呢!”花木兰笑嘻嘻地攀上了百里守约的肩,半拉半拽的拖着百里守约去吃饭。

       百里守约也无奈地给人拖走了,一进门就是苏烈的热情拥抱:“哎呦喂百里你可终于回来了,我可想你想得不得了!”百里守约挣扎开,笑着说:“是想念你的饭吧。”苏烈也没否认拉着人就坐下了,“饭怎么可以与我的兄弟相比呢,来来来,百里,吃饭吃饭。”

       百里守约心里因为玄策的表白所产生的纠结消极早给风吹没了,坐下来吃饭乖得很。

       苏烈这个是闲不了的,拉着花木兰问:“这怎么回事儿,百里失恋了吗这。”花木兰白他眼:“你拉倒吧,咱百里哪有时间和姑娘谈情说爱,人根正苗红的很呢。”

       唠长唠短的哥俩好的很,不久又拉到别处话题去了。例如苏烈说决定什么时候去窑子扫个黄,当然得到了花木兰的否定,否定理由就是:

       “你这厮压根儿就是想去看胸大屁股圆的妹子吧”
        ——————————
       城外。

       大漠中因一少年的发色火热了不少,见这少年痴妄的笑着。

       “哥哥,玄策来找你了啊。”